“家族財富”資管短板待補齊 多類機構同臺競技 3200萬家民營企業是主要客戶
發布日期:
2019-07-13

瀏覽次數:

1425

隨著國內一大批民營企業進入代際轉換期,企業傳承成了不少“創一代”思考的關鍵問題。


?“相較歐洲美洲一些頂尖家族,國內家族財富管理的發展才剛剛起步。” 日前,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高皓表示,“財富的管理和傳承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情。2018年,全世界的10億美元富豪的平均財富大幅度下降,因為經濟是有周期變化的,在一個動蕩的時代,國際關系、地緣政治、經濟發展,都遇到了新的大的挑戰。去年中國在10億美元凈值的群體里,人數下降了將近16%,他們的財富總值下降了接近8%,而如果我們拉長時間視角,‘富不過三代’也是有數據支持的。”


也是因此,超高凈值人群的財富管理需求逐年攀升。


短板待補


比爾蓋茨為何能夠常年保持在首富的位置上?“簡單說就是創造財富的時候要集中,而管理財富的時候要分散。”高皓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事實上,國內頂級富豪此前已陸續成立家族辦公室進行財富管理。2015年,阿里巴巴集團核心創始人之一蔡崇信就在香港設立了家族辦公室,就曾引發大量關注。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目前服務家族財富管理業務的機構包括私人銀行、信托公司和第三方機構等。


資料顯示,家族辦公室最早起源于歐美國家。1882年,美國實業家,“石油大王”約翰?洛克菲勒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家族辦公室,只為洛克菲勒家族服務,被稱為單一家族辦公室。此后,按照服務的家族數量又劃分了為單一家族辦公室和多家族辦公室。


有行業人士預計,未來十年由家族辦公室控制的資產將達到10萬億,科技加持的資產管理及咨詢服務市場將迎來更多應用的可能性,虛擬家族辦公室也將成為未來中國本土家族辦公室市場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


然而,對國內來說,家族辦公室的發展仍處于初期階段。


“目前國內家族企業客戶群體剛剛形成,市場也在初期階段,仍然有專業人才難尋,市場研究缺乏的缺點。” 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總裁柏瑞敏表示,“不過家族需求開始催生一些單一家族辦公室和多家族辦公室的產生,私密性、個性化、定制化、專業化、資源整合的要求達到最高。我們預判未來三到五年,家族辦公室行業將迎來大發展。”


機構扎堆高凈值市場


“近一百年來,家族辦公室在全球各地蓬勃發展,但對中國來講這仍是一個新鮮的詞,我們改革開放僅僅40年,剛剛有了第一批家族企業。從全球來講,家族辦公室已經成為富豪家族實現財富傳承、彰顯社會責任的合作伙伴。家族辦公室的主要服務內容包括家族憲章、家族議事機制、家族資產管理等等,家族辦公室是協助家族成員處理所有權和財富上的責任,也幫助他們將企業主、企業或家族財富的關系變得更正面。”柏瑞敏認為。


根據招商銀行—貝恩公司高凈值人群調研分析的數據,與2017年相比,2019年中國高凈值人群已經開始準備財富傳承和已經在準備,以及打算準備的人群超過53%,大幅高于2017年。


縱觀國內近幾年家族辦公室發展的情況,家族辦公室多聚集在北上深三地,同時也多成立于 2015年、2016年。


“國內剛剛開始進入民營企業大規模傳承的浪潮,3200萬家民營企業,可能在未來的10到20年大多數完成代際傳承,而根據美國的數據有60%的家族企業傳承是失敗的,也就意味著有將近2000萬家民營企業在傳承過程當中要倒下。如果我們不能很好地應對這個問題,將成為中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灰犀牛。”高浩指出。


“目前國內家族辦公室市場良莠不齊、整體服務水平和國際領先同業相距甚遠。不過隨著國內金融機構對該項業務的持續資源投入和能力升級,客戶教育的普及和市場宣傳力度的加大,國內也極有希望發展出一個蓬勃的家族辦公室市場。“柏瑞敏表示。


(編輯:李新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