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族財富到家族文明:超高凈值人群將如何實現財富傳承?
發布日期:
2019-07-11

瀏覽次數:

1458

財富傳承已成為新中國第一代創富階層面臨的緊迫問題。


從家族財富到家族文明:超高凈值人群將如何實現財富傳承?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胡群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余年,第一代企業家正在老去,中國當代財富家族能否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


“中國的第一代家族企業對社會及經濟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是中國經濟體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致力于為家族企業的精神傳承和物質傳承提供專業化服務,并將打造一個開放式的資源平臺。”7月5日,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總裁柏瑞敏在阿拉丁控股集團與經濟觀察報、《家族企業》雜志聯合發起并主辦的2019第一屆雁棲湖論壇上表示,阿拉丁家族辦公室在行業內首次提出“家族文明”的概念,希望在助力家族企業物質財富傳承發展的同時,為中國的家族企業帶來“家族文明的世代傳承”。


財富傳承已成為新中國第一代創富階層面臨的緊迫問題。


招商銀行與貝恩聯合發布的《2019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2019年已經準備傳承安排的高凈值人群達53%,首次超過尚未開始準備人群;家族信托作為傳承工具的占比提升,超高凈值人群對家族辦公室的接受度和期許繼續提高。超過75%的極高凈值人群愿意嘗試家族辦公室服務,其中創富一代企業家、二代繼承人對家族辦公室需求意愿超過平均水平。


然而,建設銀行與麥肯錫聯合發布的《中國私人銀行2019》則顯示,國內高凈值人士對于“家族辦公室”還相對陌生。在所有受訪高凈值人士當中,表示對家族辦公室有一定了解的客戶不到20%,表示正在使用家族辦公室的更是只有百分之二。大多數高凈值人士仍然處于聽說過“家族辦公室”這個名詞,但是對其內涵還不了解的階段;或者對“家族辦公室”的 功能和作用有一定認知。


“由于目前國內家族辦公室市場良莠不齊、整體服務水平和國際領先同業相距甚遠,超高凈值人士對這項服務尚未形成濃厚興趣。”《中國私人銀行2019》進一步指出,這并不是說家族辦公室在國內沒有業務前景。從海外經驗來看,家族辦公室作為滿足超高凈值人士更為私密、個性化、綜合化、專業化的私人財富管理方式,是超高凈值家庭最主流的選擇之一。截至 2017 年底,美國市場已經涌現出了3000 余家家族辦公室。隨著國內金融機構對該項業務的持續資源投入和能力升級,客戶教育的普及和市場宣傳力度的加大,國內也極有希望發展出一個蓬勃的家族辦公室市場。


“家族辦公室最早起源于古羅馬時期,在現代意義上真正發展是19世紀中葉,最具代表性的洛克菲勒的家族辦公室,創立于1882年,距離現在已經有超過一百年的歷史。近一百年來,家族辦公室在全球各地蓬勃發展,對中國來講是一個新鮮的詞,我們改革開放僅僅40余年,剛剛有了第一批家族企業,從全球來講,家族辦公室已經成為富豪家族實現財富傳承、彰顯社會責任的合作伙伴。”柏瑞敏稱,當財富向第二代傳承交接時刻,大家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究竟傳給后代的是越來越多的金錢還是家族的精神財富?這是在家族企業發展傳承過程里非常重要的一個要素。


在華人圈中,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的財富傳承實踐已走在國內的前面。


香港十大知名表行之一香港九龍表行董事總經理黃錦成博士在上述論壇中分享了對“新文明時代的家族責任”的看法。他表示,歸屬感和主人翁意識對于家族企業繼承人是非常關鍵和必需的,只有這樣才能建立起強大的家族文化。擁有了凝聚力和向心力,年輕的企業家才能不斷地帶領家族企業走向成功。


“新加坡船王”、萬邦泛亞集團主席、國際家族企業協會亞洲分會主席曹慰德通過視頻發表了對“新文明時代的家族責任”的看法。他認為,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后,家族傳承的關注點不再是財富,而應是精神和文化的傳承。家族企業的傳承并不是傳承企業,也不是傳承家族,而是傳承家族精神與文化的精華,包括傳承世界觀、價值觀、組織和人才的進化等。


當前,極高凈值人群使用的家族辦公室服務多元,對各類型服務有較豐富的認知和經驗。稅務籌劃及法律咨詢、家族資產配置管理以及家族財富保障傳承是使用最廣泛的服務。


雖然市場需求強烈,但當前國內家族辦公室的供應端如何?


“國內的家族企業客戶群體剛剛形成,市場也在非常初期。原有市場供應體制轉變是非常艱難的,因為我們看到了家族企業客戶的需求和傳統體制內的業務提供方是有很大差異的。”柏瑞敏稱,再加上專業人才難尋,市場研究缺乏,市場上的機構需要以家族的視角重新組織業務模式,以及家族私密性、個性化、定制化、專業化、資源整合的要求極高,目前家族辦公室只能算作初期發展,預計未來三到五年,家族辦公室行業將迎來初期的大發展,未來的路還有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