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10年家族辦公室控制資產將達到十萬億 科技加持的資產管理將成趨勢
發布日期:
2019-07-07

瀏覽次數:

1425

見習記者 單美琪 記者 朱丹丹 北京報道


從悄然興起至今,家族辦公室(FO,family office)作為財富管理的重要途徑之一已有百年的歷史,即便從行業真正興起算起,也經歷了近五十年的光景,其早已褪去了高端而神秘的外衣。相關數據表明,未來將有60%以上的家族都要在2019年-2022年間逐漸設立家族辦公室。


隨著財富的不斷積累,除了家族財富,傳承家族文明的重要性也逐漸被人們所發覺。改革開放造就的第一批家族企業也首次出現代際傳承的問題。家族辦公室也逐漸被視為實現中國家族企業“創一代”和繼承人之間的順利過渡,助力家族企業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穩健傳承的重要手段。


行業人士預計,未來十年由家族辦公室控制的資產將達到10萬億,科技加持的資產管理及咨詢服務市場將迎來更多應用的可能性,虛擬家族辦公室也將成為未來中國本土家族辦公室市場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


此外,金融科技的加入使其打破了信息不對稱,加強數據分析能力,提升服務效率等,助力虛擬家族辦公室更好更快的發展,正在成為不可缺少的創新驅動力。


家族辦公室聚焦“代際傳承”


資料顯示,家族辦公室最早起源于歐美國家。1882年,美國實業家,“石油大王”約翰?洛克菲勒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家族辦公室,只為洛克菲勒家族服務,被稱為單一家族辦公室。此后,按照服務的家族數量又劃分了為單一家族辦公室和多家族辦公室。


近幾年,Family Office這個“舶來品”在國內發展迅速。縱觀全國,家族辦公室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半數以上成立于在2015-2016兩年間。


記者注意到,家族辦公室的誕生也意味著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隨著財富的積累,除了家族產業,傳承家族文明也同樣甚至更加重要。


近日,本報記者從第一屆雁棲湖論壇上了解到,“新加坡船王”、萬邦泛亞集團主席、國際家族企業協會亞洲分會主席曹慰德表示,打破“富不過三代”的魔咒后,家族傳承的關注點不再是財富,而應是精神和文化的傳承。


“家族企業的傳承并不是傳承企業,也不是傳承家族,而是傳承家族精神與文化的精華,包括傳承世界觀、價值觀、組織和人才的進化等。”曹慰德強調道。


“改革開放造就了第一批家族企業,逐步實現家族財富的積累,并首次出現代際傳承的問題。”持有同樣觀點的還有阿拉丁家族辦公室總裁柏瑞敏,她在演講中指出,“家族辦公室是實現中國家族企業‘創一代’和繼承人之間的順利過渡,助力家族企業物質財富的穩健傳承與精神財富的源遠流長,共同推動社會的發展與進步。”


縱觀全球家族企業傳承與發展,家族文明到底如何才能更好的傳承下去?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給出了他的闡釋。


“經過長期積累,歐美創造了高度發達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將其中值得借鑒吸收的部分與我們傳統的儒家文化相結合,真正做到中西合璧,才能展望中國的家族、商業乃至整個社會更美好的未來。”高皓如是說道。


放眼當下,新時代是否也對家族文明的傳承有著新的要求。對此,香港十大知名表行之一香港九龍表行董事總經理黃錦成認為,歸屬感和主人翁意識對于家族企業繼承人是非常關鍵和必需的,只有這樣才能建立起強大的家族文化。擁有了凝聚力和向心力,年輕的企業家才能不斷地帶領家族企業走向成功。


“虛擬數字”賦能科技色彩


相關數據表明,目前我國家族辦公室的背景主要以信托公司為主,占到了39%,商業銀行和律師背景各占25%,企業家背景占21%。絕大部分管理的資產規模處于100億人民幣以下。其中,與三方機構合作模式是目前最符合中國家族初級階段的模式,也就是虛擬家族辦公室模式(簡稱“VFO”)。


VFO是近些年發展衍射的一種新形態,它并非服務于特定家庭,而是將共性服務進行組合,提供相應服務的工作平臺。其實VFO的概念在90年代的歐洲、美國就已經開始興起,它已經逐漸發展成為節約管理成本的最佳方案,為準備設立或接受家族辦公室服務的超高凈值群體挑選合適服務商。


當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技術的得到了迅猛的發展,5G時代飛馳而來時,科技創新的巨大力量也在為各領域提供了蓬勃前行的動力。伴隨著金融科技對傳統金融逐步加大科技滲透,VFO也成為“科技賦能”的受益者。科技賦能下,VFO迎來了新的風口。


據行業人士預計,未來十年由家族辦公室控制的資產將達到10萬億,科技加持的資產管理及咨詢服務市場將迎來更多應用的可能性,VFO也將成為未來中國本土家族辦公室市場的一個重要發展趨勢。VFO可以讓家族和家族辦公室以較低的成本,擁有一個來自世界各國的頂級顧問團隊,提供全方位的客觀咨詢建議,最盡職的全球性資產配置,乃至處理各種家族事務。


對此,柏瑞敏認為家族辦公室的市場的供應端有以下幾大特點:第一是由于家族企業客戶群體剛剛形成,市場也非常初期。原有市場供應體制轉變是非常艱難的,因為家族企業客戶的需求和傳統體制內的業務提供方是有很大差異的。


第二是專業人才難尋,市場研究缺乏;第三是需要以家族的視角重新組織業務模式;第四是家族需求開始催生一些單一家族辦公室和多家族辦公室的產生,市場當中已經開始出現;第五是私密性、個性化、定制化、專業化、資源整合的要求達到最高。


“每一個詞里面都包涵著含義,一個家族企業把全部的家族關系、家族目標、家族愿景等等都要跟家族辦公室進行溝通聯系,然后產生服務,所以私密性是在家族辦公室需求度里非常高的一項。好的機制和定位會誕生適合家族需求的商業多家族辦公室的產生。”柏瑞敏解釋道。


此外,她還預判未來三到五年,家族辦公室行業將迎來“初期”的大發展,未來的路還有很長。


值得一提的是,VFO還可以利用金融科技賦能,金融科技既可以打破信息不對稱,加強數據分析能力,提升服務效率,又可以從根本上改變投研、風控和合規的形式,全面升級家族辦公室的各項能力,還可以強化數據的積累沉淀,通過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獲得長期的回報。


業界認為,未來VFO需要金融科技、互聯網技術、資產管理等多維度的融合賦能,同時更需要開放包容的心態以及創新精神來擁抱數字科技帶來的無限可能,也要積極吸納頂尖技術和專業團隊的建議。


責任編輯:孟俊蓮 主編:冉學東